美丽日报 记者Nicole/报导

郑问是一个内热外冷的人,虽然跟外人话很少,也不喜欢社交,但跟他长期相处的朋友、徒弟都能说上一、两件感人的故事。

这也是为什么他离开漫画界多年,却还是能很快透过文化界人士的共同努力,在故宫开展的原因。

 

郑问带着球棒下山,为了⋯⋯

郑问工作室营运总监、台北市漫画工会理事长钟孟舜表示,郑问将徒弟当成家人般照顾,抓虾抓得不好,一定挨骂;但图画得不好,郑问不会骂人,直接拿过来自己动手改好,让徒弟在旁边边看边学。

有次,钟孟舜与其他徒弟要帮郑问秘密庆生,派其中一人下山买蛋糕,没想到小师弟找不到蛋糕店,打电话到工作室求救,钟孟舜只好偷溜出门亲自完成秘密任务。

就在买完蛋糕要上山时,半途遇到郑问气急败坏拿着球棒,骑车下山。一问之下,才知道徒弟原来是要帮自己庆生,“他听到我在偷偷讲电话,又看到我出门,以为我们在外面遇到麻烦,拿着球棒要来救我们。”钟孟舜忍不住笑了出来。

 

真心为别人高兴⋯⋯

郑问9岁就能绘制一人等身高的武将写实图,可见天赋极高。现任大块文化董事长的郝明义跟郑问相交30年,他曾以笔名“马利”与郑问合作《阿鼻剑》,他表示,郑问十分谦虚,常说自己不如某个漫画家、哪个漫画家。

2012年,法国安古兰漫画展有许多台湾漫画家参加,常胜作品受到法国出版社青睐准备出版,郝明义转述常胜说法,“郑问的高兴比自己作品受到重视,还高兴百倍!整个人几乎就是手舞足蹈。”

郑问极少与外界接触,说话言简意赅,很少发表意见,多半倾听为主,作品中的细致美学、戏剧高度张力很难与他所有连结。

郝明义表示,“我后来想通了,他的力气都保留在创作上,所以他没有力气跟别人社交、客套。”

《阿鼻剑》第一部,1989年。(图片授权:郑问工作室,翻摄:Nicole)

 

如果你是为了钱,那就不要画了⋯⋯

徒弟练任跟了郑问半年,后来就离开了。但是只要练任遇到问题,去拜访郑问,郑问一定会拨出时间见他。

练任后来转战游戏界,但心中仍不时浮现郑问曾告诉他,“如果你是为了钱去画,那你就不要画了。”

练任回忆,的确如此,在动漫怎么画,都得不到那种快乐,因此重新回到漫画行业,着手绘制《大唐玄笔录》,重拾快乐。

 

对大陆动漫界的影响⋯⋯

大陆在多年前即邀请郑问前往发展,桃李千百人,大陆腾讯特效的崔渊博表示,“郑老师平易近人,对待艺术的态度与强大气场影响我,使我坚定而不忘初心。”

西山居动作组长杨鹏则表示,郑问在他心中就是“神一样的人物”,不但教导他做人做事的方法,指引了职业生涯的方向。

而儿子郑植羽则因父亲工作忙碌,对父亲的回忆多为片段,但他表示,父亲由反对到赞成他走上漫画后,对自己十分严格,但也是自己一辈子的回忆。

郑问也为儿童杂志画插画。(图:《人物风流:郑问的世界与足迹》,大辣出版社)

(责任编辑:戴瑞)

分享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