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 记者Nicole/报导

被日本漫画界誉为“亚洲至宝”的郑问在近20年转战游戏界,因此年轻人对他不甚熟悉。而这次郑问作品得以进入故宫展览,除让人惊喜外,除看到这些珍贵手稿,不禁也省思为何打破记录、以台湾人身份拿下日本漫画“优秀赏”的天才,在生命的最后20年,会用“失根的兰花”比喻自己?

《东周英雄传》,1991,孙子。(图片授权:郑问工作室,翻摄:Nicole)

台湾在地漫画家曾创造二波热潮

今日台湾的漫画市场早已被日本作品攻占,年轻世代或许不清楚,台湾早年曾有二波漫画风潮,都由在地漫画家所掀起。

1949年,日治时代结束,许多漫画作品散见于报章媒体。

1953年,儿童杂志《学友》的发行开启了连环儿童漫画。后续的《新学友》、《东方少年》、《模范少年》、《漫画大王》等以漫画为主的儿童杂志也陆续发行上市,俗称“小人书”的漫画掀起了第一波热潮。

《寻仙记》、大婶婆、阿三哥、诸葛四郎等漫画作品与角色,都是3、4、5年级生的共同记忆;纸风车剧团在5月才刚演出《诸葛四郎》,仍受好评;可见其对台湾人来说,何其重要。

就在漫画大行其道时,1966年,政府实施《编印连环图画辅导办法》(俗称漫画审查制度),使漫画产业一落千丈。

1975年,国立编译馆开放日本漫画送审,台湾漫画家搭著日本(盗版)漫画便车,又有作品出刊,如:阿推、高永、游素兰、麦人杰等都是在第二波热潮的知名漫画家,郑问这时才刚从复兴美工毕业,投入室内设计行业。

《东周英雄传》,1991,介子推。郑问工作室营运总监钟孟舜表示,郑问经常使用不同材质试验,做出不同效果。(图片授权:郑问工作室,翻摄:Nicole)

郑问风格多变 名震东瀛

1984年,当时才26岁的郑问发表首部漫画作品《战士黑豹》,刊行时间约比敖幼祥《乌龙院》晚一年,但引起许多回响。于是接着推出《装甲元帅》、《斗神》等作品,当时台湾的漫画产业,一片欣欣向荣。

作家吴明益表示,这时郑问作品构思仍显生涩,但构图、人物形象已与众不同,如:对建筑物有相当仔细的着墨、喜欢描绘人物的肌肉线条与脸部表情等。

直到《刺客列传》出刊,郑问风格又再往前跳跃一大步,也是第一个彩墨画漫画作品,引起市场注目。

1989年,郑问与现任大块文化董事长郝明义合作《阿鼻剑》,发行于周刊上。郝明义在飞机上写完剧本,下机后得马上传真给郑问,二人有着十足默契。该作并成香港漫画公司人手一本的范本。

隔年,日本讲谈社赴台洽谈合作事宜,郑问交出了《东周英雄传》,1991年,获颁日本漫画界最有威望的“优秀赏”,震动东瀛。

夏目漱石长孙夏目房之介(Fusanosuke Natsume)意为知名漫画家,曾为此在报章媒体撰文,表达不满,他认为以这样权威奖项怎能颁给一个外国人?

日本权威评审石之森章太郎(Ishinomori Shōtarō)解释郑问获奖原因:

一、郑问作品是日本人喜欢的作品。

二、郑问作品画的是日本人做不到的程度。

接着,2002年,名满亚洲的郑问又受香港杂志邀请,画出《风云外传:天下无双》,成了第一个在香港连载漫画的台湾漫画家。

《东周英雄传》信陵君魏无忌,1990,郑问工作室表示,这张画可作为郑问在绘画技法转变上的重要代表作。(图片授权:郑问工作室,翻摄:Nicole)

郑问为何淡出漫画界?

整个90年代,几乎都是郑问的天下,不只技法多变,在布局构图上更是深思熟虑,屡加创新,让漫画跨足到艺术的境界。

但可惜的是,在《阿鼻剑》后,台湾盗版日本漫画风气盛行,漫画杂志接连收摊,台湾漫画家也接连失去了发表的舞台。吴明益在文章中提到,郑问当时与漫画家曾政忠、杨德昌、高重黎、麦人杰等另外推出《星期漫画周刊》,但仍不敌盗版漫画一册30元的低价竞争,黯然关门。

转展大陆电漫市场 培育新秀

此后,郑问与其他漫画家转往大陆发展。

在此之前,日本SEGA已经发行“郑问三国志”游戏,大陆最大的个人桌面软体开发商金山邀请郑问担任角色设定、美术设计等,陆续发行战国策贰—七雄之争、郑问三国志、封神榜2月影传说等,大受好评。

郑问心心念念系著台湾,常对大弟子钟孟舜叹气,“自己是‘失根的兰花’”。钟孟舜表示,台湾有8成的漫画家都到大陆发展了。

这次的郑问大展引起政府重视,总统蔡英文表示,希望结合AR、VR,重振漫画产业,这也是郑问让台湾漫画打入国际舞台之后的另一贡献,期盼犹未晚矣。

《剑仙传奇》,1985,发表于《欢乐漫画》。(图片授权:郑问工作室,翻摄:Nicole)
台湾公共电视台、日本NHK、韩国KBS首次共同合作的《孔子传》,郑问受邀担任造型指导。(翻摄自网路)

(责任编辑:戴瑞)

分享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