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個人剛剛看了迪士尼《美女與野獸》。先生說:「你拉我一起看就是折磨我。」 沒辦法,很多人長大了,就沒有小時候那麼喜歡童話了,可能是覺得太幼稚吧。

但是,我想我無論到了什麼年紀,都會一如既往的熱愛童話。

因為總覺得西方的童話是上天留給人的禮物,就像東方的神話一樣。它在一個孩子最純真美好的年紀,在他們的心中播下善與美的種子,讓他們相信冥冥之中有善的力量在守護著一切,幫他們在未來抵禦這個世界醜惡和殘酷的一面。每想到這一點,我都會對上天充滿感恩,也總是想找尋童話背後,上天想要傳遞的真正訊息。

在我的眼裡,《美女與野獸》和其他的童話一樣,並不完全是一個愛情故事,或者說「王子和公主從此以後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結局並不是故事的重點,重點是過程展現中傳遞的訊息。

所以回來之後就查了《美女與野獸》的原著和出處。這個故事的影響如此深遠,以至於義大利和法國都有很多不同的版本。

《美女與野獸》(法語:La Belle et la Bête)的原始版本寫於1740年,作者是Villeneuve。那時的法國,正處於戰爭頻發的年代。在Villeneuve的原始版中,有一段被遺忘的情節,介紹了野獸和美女貝爾的成長背景:

王子年少時失去了父親,母親要透過戰爭來保衛自己的王國。王后將王子交由一個邪惡的仙女照顧。仙女在王子成年時想引誘他,被王子拒絕,因此把王子變成了一隻野獸。而貝爾其實不是商人的女兒,而是國王和一位好的仙女所生的孩子。邪惡的仙女想除掉貝爾以便和國王結婚,於是貝爾被安排進了剛失去一個女兒的商人的家裡。

Villeneuve的故事之後被另一位作家Beaumont于1786年改編為歌劇,成了後來流傳最廣的版本,也是迪士尼《美女與野獸》的藍本。原版中細緻入微的描寫,真摯自然的情感給心靈帶來的震撼,絕不亞於迪士尼特效的視覺衝擊。可惜都沒有在電影中體現出來。

真正的野獸並沒有做錯任何事,純粹是邪惡的加害,並不像影片中那樣是因為冷酷自大被仙女懲罰;他內心溫暖,真摯善良,不只是對他愛的人,而是對所有人都關懷備至、毫無保留,不像影片中那樣自私而暴躁;他的外表和才智都被邪惡的仙女詛咒了,所以他也不像影片中那樣博學多聞。所以真正的《美女與野獸》要傳遞的訊息,和影片中有很大距離。

美女貝爾(Belle)和灰姑娘仙度麗娜 (Cinderella) 的遭遇很類似,她們都一夜之間失去了原先優越的生活,受盡別人的冷眼不說,還要忍受朝夕相對的家人的刻薄冷酷。她們的反應也很相似:從不對給她們帶來痛苦的人心生怨恨,反而對她們充滿關懷和寬容。每次看到這裡,都讓身為修煉人的我慚愧萬分。

--摘編自作者FB(未完,下週二待續)◇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