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會想放棄金融業的百萬年薪,開始創業?綠藤生機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鄭涵睿表示,「從小受到父母的影響,接觸到有機、環保等,覺得自己的將來應該要與這些有一些關係。」因此,在創業初期就從種植有機鮮活芽菜出發,希望在日常生活當中,創造出更多簡單、安心而有效的生活系列產品。
鄭涵睿在7年前從台大財金系畢業,一直在商管領域內工作,從催生環保清潔劑品牌開始,也從事亞洲零售業者的行銷顧問服務,在2007年9月進入外商銀行成為儲備幹部,而後擔任策略發展經理,負責兩岸三地高資產客戶的整合業務。

受雙親影響 從小關注食安

由於鄭涵睿的母親林碧霞發現,台灣人的家庭生活周遭充斥著各式各樣的毒素,因此,他的母親投身台灣有機農業推廣,希望作為生產者、消費者之間的橋樑;加上他的父親鄭正勇是台大園藝系教授,也是台灣有機農業的先驅者,關注消費者食品健康問題,讓鄭涵睿自幼接觸生機飲食,對食安問題特別關注。

由於父母長年研究環保無毒的技術,努力了數十年下來,希望台灣的農業可以更貼近世界潮流,在這樣的生活環境影響下,鄭涵睿從小也耳濡目染,進而追求更真實、永續的生活方式。「一直以來我都希望能夠創業,當我發現綠藤要做的事,就是我想做的事,因此我決定留下來,開始務農。」鄭涵睿娓娓道來,敘述著創業的始末。

鄭涵睿與兩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是財金系畢業的同學──許偉哲、廖怡雯,在進入職場一陣子之後,對每天的生活開始產生了一些質疑,包括為何許多市售清潔保養產品可以胡亂標示?為何保養不能有更貼近肌膚真實需求的方式?等等,他在想有沒有可能我們自己動手來解決這些問題,於是3人決定離開了原本在外商金融業的工作崗位,在2010年共同創辦了「綠藤生機」。

在創業前,鄭涵睿甚至考取麻省理工學院MBA,廖怡雯則準備到英國念行銷研究所,可說是未來前景無量,但離開舒適圈,不僅需要勇氣,更要拿出決心。許偉哲離開保誠人壽,鄭涵睿延後兩年到MIT入學,廖怡雯更直接留在台灣。

芽菜是蔬菜最原始風貌

一開始以種植芽菜挑戰截然不同的栽培方式,鄭涵睿說,「我們不喜歡做me-too的事,要讓蔬菜有最多的營養,又不使用農藥和肥料,答案就是活的芽菜。」芽菜是蔬菜最原始的風貌,為了讓芽菜可以活著直接吃,鄭涵睿在父母親概念與技術的指導下,綠藤生機發展出獨一無二的壓力控制,與省水90%的水分管理技術,並嚴格掌控生長環境的溫度、溼度、亮度。

鄭涵睿坦言,雖然這樣的栽培技術並不容易,讓3人吃了不少苦頭,一開始在九坪貨櫃農場,有限空間以立體方式栽種芽菜,為了研發芽菜,在農場睡過無數個夜晚,每兩個小時就醒來一次,3人輪流去看芽菜的變化,甚至連生活作息也緊跟著芽菜的生長週期,就是為了時刻緊盯芽菜的生長紀錄,

「在金融業,都是數字,但就是很空,感覺不到對世界有正向的幫助。」鄭涵睿提到,把所有參數全都數據化做實驗,門外漢有門外漢的覺悟,但我們必須比別人更認真,創業光是一年的挫折,對我們來講就是這輩子累積起來的。

同窗情誼 是堅持至今的關鍵

在創業過程中,也遇到不少挑戰,甚至公司瀕臨破產,支撐著3人繼續堅持努力的主要原因,除了理念,就是大學同窗累積而來的情誼與信任。隨著超過數百次的實驗與無數熬夜奮鬥的夜晚,他們逐漸掌握了芽苗生長的關鍵,芽菜已陸續進入到台灣知名有機與頂級超市通路。

除了革新蔬菜風貌的芽菜,在持續研發2年多之後,2013年綠藤切入清潔保養領域,首創以青花椰苗萃取的生活系列清潔保養品,希望讓消費者從吃的到用的,都能享受植物力量帶來的美好。

由於他們一開始只以僅有的人力,頻繁地去參與市集展售活體芽菜,或到百貨公司設點擺攤,及訂下一年跑百場講座活動的目標,經過努力耕耘,慢慢地越來越多人看到、了解他們。鄭涵睿表示,從創業第一天起,就想用商業力量改變社會,公司也在2015年取得B Corp(B型企業)認證,成為台灣第3家「B型企業」,讓世界看到台灣的好。

鄭涵睿認為,一位領導者面對快速轉變的市場,必須跟著學習進化,建立團隊共識,自己也要破除本位主義,帶領團隊往同一個方向前進。在不斷邊走邊修正,「增加營收、減低成本、增加社會影響力」,是他們能創造佳績的關鍵。◇

鄭涵睿小檔案

現職:

綠藤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綠藤生機)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亞太B型企業協會 常務理事

學歷:

臺灣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學士(2003)

麻省理工史隆管理學院商管碩士(2014)

經歷:

曾參與天然清潔劑品牌橘子工坊初期草創工作

匯豐銀行儲備幹部/策略發展經理(2007-2010)

DistriSurvey專案經理(2006-2007)

分類: 驚奇 生活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