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相較台灣民眾所知的「中國異議人士」,並不典型,她稱自己是「行動者」,雖然因參與台港社運遭當局關押,她的著作「可操作的民主」卻有大陸地方政府列入採買書單。

去年以前,寇延丁較廣為人知的身分是中國公益人與社運人,先後建立了「北京手牽手文化交流中心」、「泰安愛藝文化發展中心」等公益組織,發起「北京水源保護基金會飲水思源愛藝文化基金」。

2007年,寇延丁開始從事基層議事規則推廣。2012年她與公益人士袁天鵬合寫的「可操作的民主-羅伯特議事規則下鄉全紀錄」,記錄安徽阜陽穎州南塘村議事規則的進程,在大陸體制內大獲好評,讓寇延丁獲評2012公和年度人物(公和基金會),也接受官方背景的媒體採訪。

公益與基層議事推廣,目的是讓中國更好一點。但2014年寇延丁先後來台參與太陽花學運、9月赴港支持佔中運動,卻因此從體制內的受肯定者,變為遭當局逮捕關押的「涉案顛覆國家」要犯。

寇延丁2015年出版的「敵人是怎樣煉成的」一書,詳細記錄她被關押審訊128天的情況,之後雖然釋放,寇延丁仍沒有獲得真正意義上的自由。2016年底她以訪問學人身分訪台1年,笑稱自己來台是「跑路」,但談到家人在大陸曾遭關切,仍掩不住氣憤。

在台灣一年來,寇延丁走訪台灣各地,並深入宜蘭縣員山鄉深溝村研究小農開放社群。她說,台灣的組織創新能量與實踐成果,對她持續完善與推動中國基層民主有許多啟發,台灣民間組織的「生猛」更讓她覺得珍貴。

但在台灣待久了,寇延丁感嘆台灣許多美好的價值,因為恐懼遭到忽略、覆蓋。她認為,對中共的恐懼,讓台灣人選擇忽視台灣已有的民主價值與社會活力,也忽視能在中國民主化中扮演的角色。

「台灣的自由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台灣面對的是自由的空氣,讓承受高壓的行動者稍做喘息;同時,寇延丁還有更多希望。

2014年在台陸生何玉卿的一篇投書讓寇延丁印象深刻,當中是這麼寫的:「台灣的命運關係到中國大陸13億人的未來,關係到整個華人世界的民主和未來」、「台灣人經常會質疑,我們為什麼要對中國大陸的民主和未來擔負責任?……我只能告訴你現實如此,若中國大陸無民主,則世界華人無法自由」。

曾經自嘲在推動社運時「像個男人」,說話又急又快的寇延丁,在回應「台灣對你而言的意義」時,只放軟聲調回答「這就是我的答案」。

來源:中央社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