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蘇家弘/報導

家裡如果有長者失智了,確診之後,他們最需要的就是妥善的照護。失智症照護內容涵蓋面很深且廣,除了要注意其身體健康外,還要仔細照護失智長者的心靈層面。

在初期知道家裡有人得到失智症時,通常大家心裡都還沒準備好要面對這一切,甚至對病症根本就一無所知,所以就把平常彼此對待的習慣模式,套用在患者身上,但患者其實已經慢慢的在認知和記憶上有了缺陷,這時雙方也比較容易起了爭執。

若失智症患者本身還能夠溝通,最重要的是讓他知道失智症可能的徵狀,以及病情的進展。到了中度、重度時期,可能會需要由專業人士協助照護。由家人以外的人來照護家中長輩,在華人社會常常被認為是不孝的行為,但若家人本身不是失智症照護的專業人士,其實是雙輸的局面。

失智症到了中度、重度時期,可能會需要由專業人士協助照護。(圖:公有領域)

家住高雄的陳先生,自己的媽媽在13年前被確診為血管性失智症,那時候的他還在台北攻讀碩士班,所以並無法天天在身旁陪伴照料,這樣的照護重擔就落在了父親身上。

起初陳爸爸對於照顧另一半非常用心,希望有機會讓妻子恢復以前健康的狀態,無奈患者病情沒有得到期望的改善,反而變本加厲,讓陳爸爸心理壓力非常的大,有時心急之下,甚至會對另一半做出言語上的羞辱。見狀的陳先生非常不諒解爸爸的行為,幾經造成父子間的爭吵,彼此的關係也產生隔閡。

為了讓患者本身有比較適當的照護,家屬及病患本身都要適時的放手。其實只要在好的機構,病患是可以有很好的生活品質,此外還會多一些人際互動的機會,優點是很多的。

若家人還是希望一肩扛起照護的責任,那麼家人之間就要建立好的溝通管道,相互支援,有正當的壓力宣洩管道,以及適時運用喘息服務。

利用遊戲和多一些人互動,對患者的病徵減緩是有幫助的。(蘇家弘/攝影)

後來經過家人討論之後,陳先生還是因為工作,無法親自照料媽媽,所以只能把她送到安養中心,起初引起很多親戚朋友的誤解,認為他很不孝,但是做自己做不來的事,累垮了誰?痛苦了誰?只是為了「別人覺得這是孝順」,才去做嗎?

陳先生只要有空,會帶她喜歡吃的食物去探望媽媽,看著媽媽容易滿足的表情,他也就覺得值得了。

陳先生說,真正的孝順不是逞強,而是有品質的陪伴。盡心、盡力,並不代表所有事都得一肩扛起,尋求專業的醫療及照護資源,長遠來看,對患者才是真正的有幫助。

另一位家住新北市的陳先生,在母親罹患失智症後,家人起初也是手足無措,面對媽媽智力退化,經常亂吃東西、胡言亂語,行為越來越像個孩子,陳先生實在不知如何照顧媽媽才好,每每氣得抓狂,太太也是抱怨連連;等到氣消後,回頭看到病痛中的媽媽卻又百般心疼。

陳先生的經歷,或許是大多數失智症患者家屬的痛,經過不斷的摸索和嘗試,陳先生終於找出與媽媽的互動方式,「正常人是從小孩長成大人,失智症者是從大人回到小孩。」念頭一轉之後,陳先生再也不和媽媽起爭執,有時還會順著媽媽的話,像逗樂孩子一樣笑鬧一下,反而成了生活中的潤滑劑,太太心情也跟著開朗起來。

他說,紓解了照顧者和被照顧者之間的緊張關係,彼此生活品質也有了提升,就算善意欺騙也好,胡言亂語也罷,用點小聰明又何妨?

(責任編輯:戴瑞)

分享
分類: 專題 健康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1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