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片再起系列6.近年來嶄露頭角的演員莊凱勛今年以「目擊者」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得不得獎他放寬心看待,反倒是這一年體悟到都沒認真過生活,「現在想要把人生過好,人生才是本行,表演是副業」。

接受中央社專訪的前一晚,莊凱勛失眠到清晨4時才入睡,徹夜難眠的原因,是在構思如何改造摩托車。為了不想讓跟了他18年的愛車在成年的這天就過世,他把能拆的零件全都拆下,重新設計、組裝,好讓這台第一次用「莊凱勛」名字買的「小野狼」重獲新生。

因為失眠,莊凱勛的眼神從某種角度看起來有點疲倦,就宛如他在電影「目擊者」裡經常出現的神情,介於真實或虛假,他飾演的社會線記者小齊,總在這兩端尋找真切的答案。

這部類型電影也讓莊凱勛一舉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這是繼5年前他以「候鳥來的季節」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後,再度問鼎金馬。

近期接受媒體採訪,必定被問到「想得獎嗎?」莊凱勛卻淡淡地說「今年放鬆許多」。5年前入圍金馬男配時他很想得獎,他說:「那時覺得有幫角色說一些話,也因為比較年輕,比較在意媒體或影評人的呼聲。」

時隔5年,莊凱勛平常心看待得不得獎,「反而覺得入圍比較可貴」,但還是存有得獎的慾望,要是得獎不是給他肯定,而是給劇組一個鼓勵。

一年前專訪過莊凱勛,那時他說過「把得獎當考核」,時隔一年卻看淡名譽,問他之中的轉折,他搔著腦袋說:「應該是年紀到了吧,以前會把所有重心都放在工作和表演上,後來發現這樣不斷的消耗,生活根本是零。」

以前99.9%的重心放在工作,現在把生活、工作比重調到3比7,放慢工作腳步、沒那麼緊繃,莊凱勛反而獲得更大迴響。

近期他在戲劇「麻醉風暴2」演活反派立委萬大器,莊凱勛說:「這個角色我玩得很輕鬆,一開始就打算用浮誇的方式表演,甚至帶一點諷刺政治人物的方式在惡搞。」相較過去他撕心裂肺設定一些角色背景故事,都沒萬大器來得受矚目,他有些無奈地說:「很諷刺啦。」

但能得到觀眾肯定總是好事吧?莊凱勛雙手舉起比個大叉說:「全世界都說你演得好,那才是最恐怖的時候」,他害怕一面倒的好評會讓自己迷失,「當沒有人來檢視你,就必須要很殘酷的檢視自己。」

尤其遇到比他年紀輕的合作對象,像是「目擊者」導演程偉豪,莊凱勛會要導演直接下指令,或是點出他哪裡演不好,「我很怕別人客氣」。

回過頭問他怎麼「目擊」過去的一年,他不愛提到家人,但這一年他最大的改變就是結婚,也許有了家庭,更提醒他檢視生活狀態,「發現我好像沒有好好的活著」,以往他認為演員是終生職志,汲汲營營於名利,「現在想要把人生過好,人生才是本行,表演是副業」。

下班後、不當演員的莊凱勛喜歡做菜,「如果現在不當演員,我想當廚師」,前陣子他突然迷上煮各式各樣的雞湯,「有香菇麻油雞、蛤蜊苦瓜雞,我還喜歡烤東西,烤魚、一夜干、培根捲」。

一講到吃,他精神都來了,「我會不小心把自己吃成Snoopy(史努比),哥哥、姊姊都叫我阿比哥」,很難想像他現在模特兒的標準身材,國中時,他的肚子可像哆啦A夢那樣圓滾滾。

可惜莊凱勛現在的工作沒法讓他任意地吃,金馬獎結束後又要投入下一部戲的演出,他還許了個願望:「希望2018年可以和導演杜琪?合作。」他欣賞杜琪?鏡頭下男人陽剛、但內在都藏有一顆浪漫溫柔的心,「這也是我想要變成的樣子」,說這話時,他多了份沉穩,和一年前有些躁動的模樣,真的不同了。(中央社資料照)

來源:中央社

分類: 即時新聞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