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与失眠为伍、与不同演出角色相处,演员莫子仪在每个无眠的夜累积下许多私密文字,最后集结成「失眠的人」,还进一步与音乐创作者黄裕翔、日京江羽人打造「失眠的人」音乐剧场。

深夜无眠的文字,难免抑郁冷调,听着莫子仪(小莫)缓缓念诵那些文字的声音,黄裕翔与日京江羽人听着、感受着,彼此交换着相同的失眠或无眠经验,再分别借着琴音与噪音声响与之回应,三人陆续工作至今已有一年时间,最后的成果将于7月13至15日在淡水云门剧场演出。

日京江羽人说,小莫的文字有很多隐喻、暧昧,经常分不清对象或主诉者是谁,却因此引出很多想像空间,更重要的是,「这次的合作,声音、琴音不是陪衬,朗诵著文字的人声,其实是另一种乐器。」

在「失眠的人」演出中,日京江羽人透过许多声响、噪音呼应了文字中的「躁」,释放了情绪、吐出黑暗;琴音总是给人温暖抚慰的黄裕翔,则像是黑暗中的光,给了希望,但在少许段落中,仍不忘展露狂烈奔放,既平行也交错著小莫文字中的意涵。

演员莫子仪(右起)与音乐人日京江羽人、黄裕翔联手打造音乐剧场「失眠的人」,以不同质地的声音组合另类展现「活着」的样貌及身而为人的复杂性,演出里有字词、有旋律也有噪音,彼此交响也各自表述。(有享影业提供)

虽然看不见文字,但借着听,黄裕翔仍捕捉了莫子仪写出那些文字的种种心境,自我怀疑、思念、忏悔、孤单、无意识的喃喃或内心小剧场,很个人、很私密。

黄裕翔说,现代人似乎都很难静下来听自己心里的声音,即使听着别人诉说着心事,可能也很难仔细去感受,「大家都太忙了,也许表面上看来不忙,脑子里、心里其实也从没有休息,对我来说,小莫的文字正好把那些心里的声音表现出来,而那可能都是被我们所有人忽略掉的。」

莫子仪也说,自己书里的文字不见得光明,不见得温暖,更不具有任何生命的启发与鼓励,「但都是生存在这世上的痕迹。或许我的书能像当年陈明才的书带给我的一样,给一些需要的人一些陪伴,这个作品也是。」

三人的合作、三种不同质地的声音组合,另类展现了所谓「活着」的样貌以及身而为人的复杂性,演出里,有字词、有旋律也有噪音,彼此交响也各自表述。「我总认为,人的情绪从来不是单一的,不论快乐或痛苦,构成那样情绪的原因是积累的、很多重的,就像我写下文字时的角色,是自己、也是当时演出的角色。」莫子仪说。

来源:中央社

分享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