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RA行销总监杨振家,30岁,同年龄上班族可能还是初入职场的新鲜人,他就已投资过餐厅、开发时装、自创香氛品牌;除了自小怀有创业梦外,对职场现况不满,是驱动他创业的最大推力。

杨振家第一份领薪水的工作月领新台币30K,恰如总统蔡英文的梦想起薪数字,他靠的不是高学历、不是富爸爸,而是大学像陀螺一样“疯狂生活”所攒下的经历与人脉。

“大学时念文化半工半读,大一下学期就转至夜间部,白天在公关公司当时薪90元的工读生、夜间去兼职夜店DJ、假日当足球教练”,杨振家谈起过去大学4年的一周生活,每天只睡2到3小时,“不想输在起跑点、不想毕业即失业”的念头,让他不停燃烧自己的小宇宙。

“月薪30K薪水算高吗?”杨振家细数第一份在公关公司的职业工时,一天工作12小时,若有大案子就加班到凌晨2、3点,“换算起来工时根本超低”,且几乎是整个公关业界的常态,而没有工作资历的新同事恐怕只领22K,显示许多台湾年轻人深陷低薪、过劳深渊。

对现况的不满,驱动杨振家不停往上爬,“接公司最累的大案子、跳槽加薪、干掉中阶主管、退出创业、再回锅”都做过,26岁,他已经是月领55K以上的经理。

然而,“这样的薪水在台北根本买不了房,租房或付房贷后,也难存钱”,想逃离血汗职场,加上自小燃起的创业梦想一直在杨振家心头挥之不去,终于让他走向创业的路。

其实,毕业后的8年岁月里,杨振家已开发过时装事业、投资过餐饮、自创香氛蜡烛品牌,产业范围遍及服装、餐饮、香氛产业,在创业路上资历丰富。

幸运的他,屡次创业,仅有1次不好的经验。2012年,原先投资他开发时装的金主临阵脱逃,那些亲赴永乐市场“打版”的样衣,至今还躺在家中仓库。

目前,杨振家继续投身创业领域,和泰国及台湾伙伴共同开创全新香氛蜡烛品牌,取其泰文“追求轻松生活”的意思,也是品牌想带给消费者的感受。

“耗费2年时间不断测试研发,以80%大豆蜡与5%蜜蜡做基底,15%植物精油,完美调合出纯天然的奢华香氛,是市场非常少见带有精油香气的蜡烛”,说著一口香氛经。杨振家表示,因为跨国合作又坚持品质,从原物料、工厂、品牌开发、包装设计全部 Made in Thailand,沟通非常辛苦,再引进来台,到通路开发、行销公关各环节,都与伙伴们一一把关、亲力亲为。

过去的经验,让他感受到,“资方总是想要用最少的钱,请到最好的人,但要把好人才留住,需要给好的待遇,否则无法解决流动率高的问题”。

杨振家也想起过去替“惯老板”打工的往事,“老板说今年绩效不好,要员工共体时艰,却能买跑车、吃牛排。”而他越深入高层,越感受人心的贪念。

然而,换另一个角度观察,对于时下年轻人抱怨低薪,杨振家承认这个事实,但认为必须不断提升自己,创造自己被需要的价值,一昧要求政府提高底薪,只是治标不治本。

创业梦听起来浪漫,但实际上却很写实,杨振家分享,“要看懂财务报表、税务结构、人资法令、还要开网站、架后台,这些当上班族时都不用管”。

“而且做生意要花许多无形成本,从店租、设计、原料、办公室租金、物流,网站维护等全都在烧钱”,杨振家坦言,现在已经烧了超过百万元,还在奋斗阶段,但不愿替自己设停损点,盼背水一战早日成功,“大不了,就回去上班,再重来”。

来源:中央社

分享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1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