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們為了幸福不停的追求的時候,或許不知道其實幸福是非常簡單的。放棄對利益的追求,去珍惜自己擁有的,才是真正的幸福。

孔子去泰山遊覽,看見榮啟期漫步在郕邑,穿着粗衣,繫著麻繩,一面彈琴,一面唱歌。

孔子問道:「先生這樣快樂,是因為什麼呢?」榮啟期回答說:「我快樂的原因很多:大自然孕育萬物,只有人最尊貴;而我能夠成為人,那自然就是我快樂的第一個原因了。人類中有男女的區別,男尊女卑,所以男人最為貴;而我既然能夠成為男人,那自然就是我快樂的第二個原因了。人出生到世上,有沒有見到太陽月亮、沒有離開襁褓就夭亡的,而我既然已經活到了九十歲,那自然就是我快樂的第三個原因了。貧窮是讀書人的普遍狀況,死亡是人的最終結果,我安心處於一般狀況,等待最終結果,還有什麼可憂愁的呢?」孔子說:「說得很好!你是個能夠自己寬慰自己的人。」

如果追求根本就不可能得到的東西,只能徒增煩惱,談什麼幸福呢?順其自然做好自己該做的,珍惜自己擁有的,幸福自然就得到了。

原文:

孔子游於泰山,見榮啟期行乎郕之野,鹿裘帶索,鼓琴而歌。孔子問曰:「先生所以樂,何也?」對曰:「吾樂甚多。天生萬物,唯人為貴。而吾得為人,是一樂也。男女之別,男尊女卑,故以男為貴,吾既得為男矣,是二樂也。人生有不見日月,不免襁褓者,吾既已行年九十矣,是三樂也。貧者士之常也,死者人之終也,處常得終,當何憂哉?」孔子曰:「善乎?能自寬者也。」(出自《列子》)

來源:新唐人

分類: 即時新聞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