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清里攝影美術館從1995年開始,徵集並典藏全球35歲以下青年攝影作品,台灣今年有3名攝影師作品被典藏,其中攝影師林俊耀記錄工地警衛亭,用影像書寫後工業時代。

日本清里攝影美術館(K*MOPA)青年攝影家作品典藏徵選從1995年開始,每年徵集全世界35歲以下青年攝影創作者的攝影作品,經過評選被館方典藏的作品,也在美術館內舉辦聯展,鼓勵並發掘新生代的攝影創作。

今年共有244名攝影家投件、5818張作品參賽,日本清里攝影美術館最後收藏了27名、共160件作品。台灣過去有10多名攝影師作品被典藏,今年又有3名攝影師張國耀、何沐恬、林俊耀作品被典藏。

林俊耀這次被典藏的作品I’m going home,拍攝台灣工地、停車場的警衛亭,這系列創作已邁入第6年,林俊耀說:「照片中的哨所原先是守衛感、冷冰感的,但加入守衛的心境後,在周邊產生了奇幻的地景,就如同在外星球的登陸艦,在長時間等待和任務的狀態下,進而在周邊產生了佈置感、居住感。」

日本清里攝影美術館從1995年開始,徵集並典藏全球35歲以下青年攝影作品,台灣今年有3名攝影師作品被典藏,其中何沐恬被典藏的「他方亦然」系列,拍攝地點是出差的下榻旅館,每張作品以旅館所在的城市為命名。(何沐恬提供)

何沐恬這次被典藏的「他方亦然」系列,拍攝地點是出差的下榻旅館,每張作品以旅館所在的城市為命名,何沐恬表示,出差花費長時間的舟車勞頓,好不容易抵達目的地,一間間相似的房間卻隔離了陌生的文化、陌生的口音、陌生的人群,感到詭異之餘,一路上面對未知的緊繃神經竟也同時在這一方空間中放鬆下來。

而多數因公下榻的旅館房間,再次造訪的機率很低,何沐恬以遊戲的心情與空間互動,像在大宅中玩躲貓貓,試圖為短暫的棲居時光增添一點歸屬感,然而多數畫面仍然表達出他對這些房間的疏離感受。

日本清里攝影美術館從1995年開始,徵集並典藏全球35歲以下青年攝影作品,張國耀被典藏的「人非人」系列,作品裡拍攝的人物很少是正面。(張國耀提供)

張國耀被典藏的「人非人」系列,是長年累積的創作,當中不乏在他成長的故鄉吉隆坡所拍攝,他說:「對我而言攝影是一種緣分,把不同時空的碎片拼湊在一起。一生中總是有許多來不及說再見就會突然無聲無息消失在你生命裡的人,只剩下記憶停留在照片裡。 」

張國耀作品裡拍攝的人物很少是正面,「我愛拍攝人在各種空間環境裡存在的狀態,當按下快門的同時,也不自覺的記錄了內在自我對話的過程。」

來源:中央社

分享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1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