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一篇的八大「傲骨」中,為您介紹了:蘇武與陶淵明的二位文人傲骨,下面請繼續閱讀後續內容。

 

黃庭堅:凡有問,皆直辭以對

黃庭堅是北宋著名的詩人、詞人、書法家。他幼年時便聰穎過人,讀書數遍就能背誦。他出自蘇東坡門下,詩與東坡齊名,當時人稱他們為「蘇黃」。

黃庭堅秉性至孝,雖身居高位,侍奉母親卻竭盡孝誠,每天晚上,都親自為母親洗滌溺器(便桶),據二十四孝圖記載,他的孝行也被選入其中。

宋治平四年(1067年),黃庭堅考中進士,任汝州葉縣縣尉。熙寧初參加四京學官的考試。由於應試的文章最優秀,擔任了國子監教授,留守文彥博認為他有才能,留他繼續任教。宋元祐元年(1086年),哲宗即位,召黃庭堅為校書郎、《神宗實錄》檢討官。宋元祐二年(1087年),遷著作佐郎,加集賢校理。《神宗實錄》修成後,被提拔為起居舍人。

宋朝在王安石變法之後,士大夫位因支持或反對變法而形成了新舊兩黨,並逐漸演變成了黨爭,相互間水火不容。黃庭堅曾參與編修《神宗實錄》,因為他曾反對變法,被劃歸舊黨。

黃庭堅凡有問,皆直辭以對(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宋哲宗紹聖間,新黨重新掌權後,便在《神宗實錄》中摘出千餘條內容,控告黃庭堅誣衊宋神宗。不久,經院受考察審閱,卻都有事實根據,所剩下的只有三十二件事。但是,無論怎麼威逼利誘,黃庭堅卻始終不承認有誣衊之辭。

黃庭堅在《神宗實錄》中寫有「用鐵龍爪治河,有同兒戲」的話,於是首先盤問他。黃庭堅回答道:「庭堅當時在北都做官,曾親眼看到這件事,當時的確如同兒戲。」凡是有所查問,他都照實回答,毫無顧忌,聽到的人都稱讚他膽氣豪壯。「凡有問,皆直辭以對」,不折腰、不懼怕、不屈服,其嶙嶙傲骨、凜然正氣,令士大夫莫不嘆服。

黃庭堅因此被貶,先是貶到了涪州,後來又貶到黔州,再貶到戎州,最後更是遭除名,六十歲時客死他鄉。

在黃庭堅生命的最後一段歲月中,他與宰牛的案板相對焚香讀書,用三文錢買的毛筆為朋友寫跋,把在城牆上淋雨當成平生快事,永遠站著傲笑而不跪著哭泣,哪怕為此顛沛流離,困苦一生。

 

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

文天祥是宋末抗元名臣,初名雲孫,字履善,又字宋瑞,自號文山、浮休道人。1236年6月6日生於江西廬陵(今江西吉安南)淳化鄉富田村。出生時,祖父夢見天上有小兒乘紫雲降下又升,因此將他取名為雲孫,字天祥。《宋史》上說他「體貌豐偉,美皙如玉,秀眉而長目,顧盼燁然」。

18歲時,文天祥獲廬陵鄉校考試第一名,寶佑四年,他20歲時,入吉州(今江西吉安)白鷺洲書院讀書,同年中選吉州貢士。臨安殿試中,他作「御試策」切中時弊,提出改革方案,表述政治抱負。參加殿試時,理宗皇帝親自定其為601名進士中的狀元。考官王應麟說:「這個試卷以古代的事蹟作為借鑒,忠心肝膽有如鐵石,我國能得到這樣的人才,可喜可賀。」

宋恭帝德佑元年(1275),元軍大舉進攻宋朝,文天祥捐獻家產充當軍費,號召一支萬餘人的義軍,無奈元軍銳不可當,義軍雖然英勇作戰,也沒能擋住元軍,元軍兵臨臨安,文天祥被派出城與元軍求和,卻被扣留,謝太后見無法求和,只好向元軍投降。

元軍佔領了臨安後,將文天祥押解至北方,文天祥冒險逃出,歷盡千辛萬苦輾轉到了福州,聯絡各地義軍堅持抗元。文天祥曾率軍進攻江西收復許多州縣。但祥興元年冬(1278),元軍大舉來攻,文天祥在向海豐撤退途中遭到元將張弘范的攻擊,兵敗被俘。

 

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晩笑堂竹荘畫傳)(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文天祥被俘後,張弘范再三脅迫文天祥寫信招降張世傑。文天祥說:「我沒有能力保護父母,難道還能教別人背叛父母嗎?」於是將自己所寫的《過零丁洋》一詩拿給張弘范看。張弘范讀到「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兩句時,不禁也受到感動,不再強逼文天祥了。

南宋滅亡後,元世祖對文天祥以禮相待希望勸降文天祥。 元世祖首先派降元的原南宋左丞相留夢炎對文天祥進行勸降。文天祥一見留夢炎便破口大罵,留夢炎只好悻悻而去。元世祖又派宋恭帝來勸降。文天祥一見恭帝就跪於地,痛哭流涕說:「聖駕請回!」恭帝無法說話,只好怏怏而去。元世祖得知後勃然大怒的下令將文天祥雙手捆綁,戴上木枷,關進大牢。

接著元朝丞相親自審問文天祥。文天祥被押到樞密院大堂,昂然而立,只是對丞相行了拱手禮。丞相喝令左右強迫文天祥下跪。文天祥不斷掙扎始終不肯屈服。丞相問文天祥:「國家亡了,你不投降還有什麼話可說?」

文天祥回答:「天下事有興盛有衰敗。國家滅亡,臣子應當受戮。我為宋盡忠,只願早死!」

丞相大發雷霆,說:「你要死?我偏不讓你死。我要關押你,直到你屈服為止!」

文天祥毫不畏懼說:「我願為大義而死,關押我也不怕!」

從此,文天祥在監獄中度過了漫長的三年,獄中生活非常艱苦,文天祥強忍痛苦,寫出不少著名作品。例如:氣壯山河的不朽名作《正氣歌》就是在獄中寫出的。

 

元世祖問大臣:「南方、北方宰相,誰最賢能?」

群臣回答:「北人是耶律楚材,南人是文天祥。」於是,元世祖下令只要文天祥降元,就能當高官。文天祥的一些降元舊友以此事勸降文天祥,但都遭到拒絕。

最後,元世祖親自勸降文天祥。文天祥對元世祖仍是長揖不跪。元世祖也沒有強迫他,只說:「你如能改變心意,用效忠宋朝的忠心對朕,那朕可以任命你為宰相。」

文天祥回答:「我是大宋的宰相。國家滅亡了,我只求速死。不想久生。」

元世祖又問:「那你想怎麼做?」

文天祥回答:「只要一死就夠了!」

元世祖只好下令處死文天祥。 次日,文天祥被押解到刑場。監斬官問:「丞相還要說什麼嗎?說了能免死。」

文天祥只說:「死就死,還要說什麼?」。

接著他問:「哪邊是南方?」有人為他指了方向,文天祥向南方跪拜,說:「我要做的事情做完了,心中無愧了!」說完之後就從容就義。

文天祥死時年僅四十七歲。

孔子在《論語》中說:「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意思是說,志士仁人不苟全性命去損傷仁德,而是寧肯犧牲生命來成就仁德。

生命對於每個人來講都是十分寶貴的,然而比生命更可貴的,是仁德與對宇宙真理的信仰,「捨身成仁」是指人在生死關頭寧可捨棄自己的生命也要保全仁德。文天祥慷慨就義,視死如歸,以自己的生命捍衛了民族氣節。為五千年璀璨「正氣」文化再添一筆!

 

于謙:忠心義烈,與日月爭光

于謙忠心義烈,與日月爭光(晩笑堂竹荘畫傳)(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于謙(1398~1457),明朝大臣,字廷益,錢塘(浙江杭州)人。于謙七歲時,就有僧人以其不凡,稱之為「他日救時宰相」。1421年,于謙考中進士,其才華受到明宣宗等人的賞識。漢王朱高煦謀反時,于謙跟隨宣宗出征。在朱高煦出城投降後,宣宗命于謙口頭列數朱高煦罪狀。于謙嚴詞正氣嚴切,厲聲威嚴激烈。朱高煦趴在地上發抖,稱罪該萬死。宣宗對此十分滿意。

軍隊班師後,于謙受到重用,出任山西河南巡撫。他為官清廉,公正,深受百姓愛戴。

明英宗即位後,重用太監王振。王振不僅喜歡權力,更喜歡錢財,一些人為了升官發財,每次朝會都向王振送禮。時間一久,向王振送禮成了宮中一項不成文的規定,如果有人不送禮,就會受到懲罰。1446年,于謙準備進京覲見皇帝,朋友們都勸他帶上一些給王振兒禮物,兩袖清風的他堅決不同意,結果被王振暗地指使其黨羽李錫,為他加上了對皇帝不滿的罪名而關進監獄,並判處死刑。後來在山西、河南兩省官民進京請願的壓力下,王振才免了于謙的死罪,貶官為大理寺少卿。

仰仗英宗的寵信,王振擅權達到了頂點,不僅對內黨同伐異,對外也投機取巧,破壞邊防,為禍國家,終於招致了瓦剌貴族也先的進犯。

1449年,在明朝沒有充分準備的情況下,王振不顧其他大臣的反對,慫恿英宗仿效宋真宗親征。英宗為了名留青史,聽從了王振的建議。也先聽說了英宗御駕親征的消息,就佯裝撤退,引誘明軍進入大同及其以北的地區。在土木堡這個地方,明軍被包圍,死傷過半,英宗被俘。史稱「土木之變」。而王振被英宗的護衛將軍樊忠掄起鐵鎚打死,樊忠最後也戰死沙場。

明軍戰敗的消息傳到北京後,百官在大殿上號啕大哭。後來,皇太后忍住眼淚,命令英宗的弟弟郕王朱祁鈺監國。而對於兵敗和如何抗擊也先,有的官員張惶失措,甚至主張遷都南逃。這時主戰的于謙挺身而出,被皇太后任為兵部尚書,負責保衛北京。

于謙提出了「社稷為重,君為輕」的口號,於九月輔佐英宗的弟弟朱祁鈺繼位,是為景帝,明代宗,年號景泰,遙尊明英宗為太上皇,立明英宗之子為皇太子。這使得也先企圖以英宗作為要脅工具的陰謀不能得逞。

明代宗登基後,知人善任,啟用于謙等正直大臣,使得江山社稷轉危為安。比如他下詔邊關守將不得聽信瓦剌的借口,使得瓦剌意圖用明英宗的名義騙取財物、騙開關門失敗。

1499年十月,也先逼近京師,明代宗任用于謙等人,組織了北京保衛戰,于謙率軍民抵抗,大敗瓦剌軍,擊斃萬餘人,俘獲將領幾十人,奪回被掠的大批百姓和牲畜。1450年春夏,也先又對明朝接連幾次進攻,但都失敗。這時,瓦剌內部的脫脫不花汗等人,不滿也先的攻掠政策,於是主張與明朝議和,放回英宗。

在中國歷史上,漢族的皇帝被外族生俘後不附帶任何屈辱的條件就被放回來,這還是第一次。英宗回京後,被朱祁鈺軟禁在南宮。而也先進攻明朝失敗後,勢力漸衰。

雖然英宗的歸來並沒有影響到明代宗的皇位,但他卻廢掉了英宗的太子,而改立自己的兒子朱見濟。結果朱見濟夭折,皇儲之位空置。這應是上天對其不遵守承諾的懲戒。

1457年,也就是英宗被軟禁的第八年,代宗卧病在床。大將石亨、大臣徐有貞和宦官曹吉祥等人乘機發動政變,攻入南宮,擁立英宗直入奉天殿,命鳴鐘擂鼓,召見百官,宣布複位。史稱為「奪門之變」。

英宗複位後,在一些大臣的勸說下,英宗被迫處死了于謙等,支持代宗即位的大臣。于謙遇害之日,悲憤滿腔的北京百姓,佇立街頭,含著眼淚,默默地為忠良送別。于謙被殺,抄家時發現「家無餘資,蕭然僅書籍耳」,只有正屋鎖得非常嚴密,打開來看,都是皇上賜予的蟒袍、劍器。

明成化年間,明憲宗給於謙昭雪。誥書曰:「正當國家多難之際,保衛社稷避免災禍,只有於公能夠堅持公道持節,但卻被一群權貴奸臣所嫉害。先帝在時已知其冤,而朕心中著實哀憫他的忠誠。」于謙被追謚為「忠肅」。《明史》中將他與岳飛、張煌言同列為「西湖三傑」。

于謙青春年少時寫就的一首《詠石灰》——「千錘萬擊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成了他一生的真實寫照。

******

多少年來,這些忠肝義膽的古人們,即使生於不同的朝代,卻都同樣展現出了,堅守義理,不屈不撓的精神。即使到了現代,我們仍然能夠從文字記載中,感受到他們令人崇敬的氣結。

 

文章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鈺唐)

分享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1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