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的認知,給面子也是一種禮貌,那是我們東方根深蒂固的認知,所以東方人說話也經常拐彎抹角,但這又有一種矯枉過正的感受,但我們通常是出於善意,那道底要怎麼樣才能給對方面子,又或者我們能在意的不是面子問題,更是我們自尊或是尊嚴的問題呢,讓我們看一下一個關於面子和尊嚴的故事吧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尊嚴,每個人都愛自己的面子。面子不是尊嚴,尊嚴也不等於面子。

面子是淺層次的心理需求,尊嚴則是深層次的人格定位。面子追求的是外在的形式,考慮的是別人的評價,滿足的是虛榮心,往往是跟著人言走的;而尊嚴追求的是精神的平等,聽從的是自己內心的呼喚,維護的是自己做人的資格,並不在乎別人怎麼看自己。

松 (資料圖片:pixabay)

面子是外表的,尊嚴是內在的;面子是讓別人看的,尊嚴是給自己留的;面子是隨時能夠放下的道具,尊嚴則是永不會毀滅的精神;面子是皮,尊嚴卻是骨頭。

在生活當中,不少人往往把萬貫家財、有權有勢稱為有面子;將犯了錯誤、受到挫折、遭受侮辱稱為丟面子,面子佔據了人們重要的心理地位。丟失了面子,心中不爽,就覺得等於丟失了尊嚴,總是把面子等同於尊嚴。其實,這是兩個容易混淆又不能等同的概念。

尊嚴是永遠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面子卻不盡然,還要看別人給不給。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有尊嚴的人就有面子,有面子的人不一定有尊嚴。

過度愛面子實際上是信心不足的表現。過度愛面子的人往往都是生活在別人的標準和眼光之中,自己的幸福似乎是別人眼裡的幸福,自己的痛苦彷彿也是別人認為的痛苦,全部的生活目標總結起來就一句話:為別人而活著。

真正自信的人是不會背負死要面子的十字架的。

生活在別人的標準和眼光之中,本身就是一種痛苦、一種悲哀。人的尊嚴是由實力決定的,要靠辛勤的勞動去獲得。

松 sunset (資料圖片:pixabay)

法國前總理朱佩在一次視察時,手裡拎著超級市場的塑料袋接受記者的採訪,顯得很自信。沒有誰覺得他寒酸,也沒有誰覺得他不夠紳士,更沒有人認為他丟面子,相反,人們投給他的是欽佩的目光。由此可見,尊嚴不是外表所能決定的。

只要認真思考一下就不難發現,面子不過是一種表面的虛榮,是虛假的體面,是異化的尊嚴。講究尊嚴不能依賴於面子,而應依賴於人格。只有塑造高尚的人格,才能樹立起人的尊嚴,因為人格是道德品質的體現。

家有千金,不可忘記誠實信用;滿腹經綸,不可忘記山外有山;資深德重,不可忘記後生可畏;家境貧寒,不可忘記發憤圖強;才疏學淺,不可忘記刻苦鑽研;人在低處,不可忘記力爭上遊;身在高位,不可忘記重任在肩。

人不應該為謀求表面的虛榮而操神,不應該為心理失衡而煩惱。大千世界,千姿百態。廟堂之高,江湖之遠;寸有所長,尺有所短;官場得志,商場得意;各有所利,亦有所弊。何不取長補短,趨利避害?這樣才能夠塑造出一個良好的人格形象,從而維護自己的崇高尊嚴。

人要臉,樹要皮,人要臉面這原本是沒有錯的,但是有些人卻把臉面與尊嚴片面地畫上等號,遇事為了爭臉面,不惜逞強鬥狠,似乎這樣就有了尊嚴。殊不知,尊嚴的真諦是講正氣、重人格等,並非爭表面上的虛榮和風光。

幸福是一種屬於自我的感覺,只要自己覺得是幸福的,就是幸福的。反之,如果自己感覺不到幸福,無論在別人的眼裡如何風光,他的心裡仍然會一片冰涼。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活法,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幸福,關鍵在於自己是否真正明白,自己的一輩子到底要什麼。如果一個人總是得隴望蜀或盲目攀比,他就永遠都不會擁有真正的幸福。

(責任編輯:柏良)
分享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1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