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7月5日上映的電影《我不是藥神》,該片上映僅4天便衝破13億元(人民幣,以下同)票房。劇情切中大陸民眾對醫療現況的焦慮,並探討大陸社會高價藥、賣假藥等敏感話題,為此,中國官方緊急要求媒體冷處理,以免民眾反彈。

《我不是藥神》該片根據江蘇白血病患者陸勇的遭遇改編。陸勇因病耗盡積蓄後,無力購買正版抗癌藥,從印度非法代購血癌藥並轉售,因而被捕入獄的故事。

據海外自由亞洲電台報導,7月8日,中國中宣部口頭傳達給媒體的指令稱,正在上映的電影《我不是藥神》,各媒體要遵守不採訪、不報導、不評論、不轉引的指導。

此外,中共官方還要求官媒加強輿論引導,將批評的矛頭指向外國藥企,強調中國已對進口抗癌藥實行零關稅,並正在努力要求外國藥企降價。

儘管該片把問題的責任推給外國公司的專利權保護,但也不能掩蓋癌症患者在死亡線上掙扎的事實。

《我不是藥神》對天價藥的刻畫十分生動準確。在影片中,「格列衛」是治療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的唯一救命良藥,然而,它近4萬元一瓶的價格卻讓想要活命的患者吃掉了房子、吃得傾家蕩產。

作者為「伍麗青」的文章「《我不是藥神》錯了,天價藥不能怪藥企」披露,中國的進口藥,基本上都是「原研」品種,來自原創研發、最早擁有專利的公司。它們的價格昂貴,首先有著最理所當然的原因:這些公司在研發藥物的時候投入了巨額的資金,之後當然要從市場討回成本。

文章表示,要想知道進口藥為什麼會這麼貴,大家必須明白進口藥的價格是怎麼樣定的、巨額成本是怎麼分攤到患者頭上的。

2000年,中國發改委頒布了《藥品政府定價辦法》,規定「原研藥」可以給予單獨定價權。這是什麼意思呢?國產藥物通常有政府調控價格,但是進口藥中占大多數的「原研藥」的價格,是由醫藥公司自己定的。

文章表示,處於專利保護期內的原研藥可以自主定價,這是全球通行的規矩。然而,在中國,這個單獨定價權還有一個優越之處:即使原研藥20年的專利保護期過了,醫藥公司依然可以享受單獨定價的優惠政策,不需要遵循政府的指導定價。

專利權過期之後,國產品種和進口品種的地位本該相同,都應該服從政府的價格管制。然而,在這個環節,政府卻對進口醫藥公司保持了縱容的態度。國產品種會被拚命壓價,而進口藥則依然可以大搖大擺地開出高價錢。

據報,「格列衛」在香港的價格為17,000元,美國為13,600元,澳大利亞為10,000元左右,在日本16,000元,韓國約為3000元,但在中國的藥價是23,500元。

香港醫務行政學院理事莊一強博士說,同為專利保護,為何人家的定價卻便宜一半?就是說,即便給了專利保護的特權,也應當根據市場環境定價。「格列寧」的天價,恰恰是中國定價機制出了問題,是藥價虛高的體現。

(責任編輯:朝容)

分享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