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北上广被挖苦为中国青年的“集体抒情病”。当标榜“青年返乡”的感性文在网络出现时,总能引起共鸣,但也许受“过去总是美好的”怀旧效应使然,许多青年回到故乡后又怀念起北上广。

逃离北京、上海、广州是中国近年来兴起的社会现象,不少人选择离开压力繁重、高生活成本的大都市,转而回到二、三线老家中过着相对纯朴简单的生活,还能有更多时间与家人共享天伦。

虽然有数据显示,回到家乡后的中国青年的确更快乐了,但客观数据未必全然反映复杂的心境。再者,美化逃离北上广一事,隐微也有政治操作痕迹,毕竟控制大都市的人口数量,也是考核官员的指标之一。

逃离北上广之后的中国青年过得如何?不少媒体频频提出发问。中新经纬近来也访问了数名逃离北上广的青年。

28岁的心理老师“小木子”客观描述了返乡后的生活,“街边的快餐品牌只有‘麦肯基’(麦当劳、肯德基山寨),超市里公然卖‘康帅傅’(康师傅山寨)和‘海乙丝’(海伦仙度丝山寨)”。

27岁的“默默”没有北京户口与房子,又属羊,在北京相亲一直无法获得男方青睐,索性回老家找门当户对的对象,却一直被嫌“太老”,只能找离婚人士。她已决定再回大都市生活,至少不用被指指点点。

29岁的April带着人民币80万元回了老家,并且落户买房,令父母风光了一阵子。但他很快发现,已适应不了家里的节奏,母亲每天到处托人帮从事SOHO的他找份稳定工作,他最后决定又回深圳。

来源:中央社

分享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1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