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麗日報 - http://bldaily.com -

台灣13年 異議人士燕鵬的民主路

總有些人,生命中的磨難,多過一般人生。13年前從山東青島來到台灣的大陸異議人士燕鵬即是如此。

1980年代,結識家鄉一位亦師亦友的民運人士後,燕鵬人生軌跡自此轉向,從一個出身中共官員家庭、「根正苗紅」的共青團成員,踏上了追尋民主之路。

在中國大陸特殊的政治體制下,任何對民主的思考和行動,隨之而來的往往是無情牢獄之災。燕鵬也不例外。

2001年,燕鵬因協助友人突破網路封鎖,將宣揚民主理念和抨擊中共的文章,發送到網站和國外媒體,遭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獲刑一年半;刑滿出獄後,2004年6月,在警方嚴密監控下,他先從青島到廈門,再靠著坐船和游泳逃到金門,並歷經波折到了台灣。

為何選擇台灣?燕鵬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說,一方面當時沒有護照,無法去西方國家,所以想到了地理上最近的台灣,另外也是久聞寶島的自由民主而心生嚮往。

「但是來到金門的當天,自由夢就破滅了。因為我是從軍事管制區大膽島上岸,所以當晚就被投入監牢。更被軍法『擅闖軍事堡壘』起訴,求刑『死刑或無期』。」

2004年6月從金門抵台後,燕鵬先是在俗稱「靖廬」的移民署新竹收容所待了8個月,隨後在台灣人權促進會協助下暫時棲身宜蘭。

身無分文的燕鵬隔年到了台北,因為沒有身分證不能工作,當時曾有媒體披露燕鵬露宿街頭,好強的他卻不承認。

「我還打電話向那個記者抗議,我白天在公園長椅上睡覺,晚上去誠品看書,我在公園洗澡洗衣服,在大賣場和夜市試吃吃到飽,怎麼會是露宿街頭?」

在民進黨籍立委居中協調下,燕鵬之後獲得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每月新台幣5000元的生活補助金,兩年後增至兩萬元。燕鵬說,他很感念中華民國政府的照顧之情,卻對接觸到的一些官員感到不解。

「有位官員告訴我,我們不會讓你很舒服,讓你很舒服,以後(其他異議人士)都來了怎麼辦?」並當面指燕鵬沒有利用價值,從態度上就知道他不愛台灣,幫助他是浪費資源。

隨著時間推移,燕鵬的反共立場漸獲認可,但這位朋友口中的「小牌民運人士」,卻因現實因素在求助過程中飽受打擊。

家鄉有妻子稚女的燕鵬,來台後持續向官方申請協助居留或前往第三國,期間美國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曾邀請他赴美,卻遭阻擋,理由是「我們不會讓你走,不會讓台灣做為你去歐美的跳板。」

燕鵬說,官方表達願協助他赴某個中美洲國家,但他認為那不是真正的民主國家,歷經艱辛離開中國的目的豈是如此。

最窘迫潦倒時,他曾在颱風期間幾乎3天沒東西下肚,「餓得眼睛都綠了」。旁人偶爾在公園或哪裡留下的一片麵包,就成了救命草。

台灣生活的某些時間點,在燕鵬記憶中已經模糊,但有幾個日子他絕對忘不了:2010年6月獲神學學士學位,5年後道學碩士、神學碩士畢業(雙碩士畢業),2014年8月開始以牧師身分傳道。

這些榮耀時刻來臨前,在大陸就受洗為基督徒的燕鵬,來台後也參加了教會活動。

第一個接觸的是台北市某個著名教會,卻因他大陸異議人士的身分而遭排擠;因緣際會下,燕鵬在中和雙和崇真堂尋獲歸屬感,更在教會和教友鼓勵下考上神學院。8年苦讀,如願成為傳道牧師。

來台第10年,燕鵬終於等到長期居留權。第12年,拿到中華民國身分證。第13年,燕鵬飛至澳洲投奔女兒女婿,並以依親名義和妻子申請澳洲居留權。

燕鵬在越洋電話中談起這段轉折時說:「台灣不能給我太太身分,所以我們只能來女兒這申請居留。」

他表示,台灣雖然沒有難民法,但簽署了國際人權公約,其中賦予申請政治庇護者配偶團聚權,而他為妻子的申請,卻遭拒絕。

燕鵬直言,踏上台灣土地後,他對不同執政黨的許多作法感到失望,如今更因妻子無法獲得台灣居留權一事而絕望。

那麼,後悔當初的選擇嗎?

「走過的路,不存在後悔不後悔。」

他提到在金門面臨死亡陰影時,為他義務辯護的律師陳為祥、顧立雄,來台後替他爭取補助金的立委李昆澤,「收容」他的教會,還有在他最落魄時不吝送暖的友人…「在台灣,正面的比負面的多。」

這位當初毅然跳船游泳到金門的反共人士,去年剛做了外公,如今更加珍惜與親人相聚的每個時刻。

他感嘆:「如果我太太能來台灣,我們不會去澳洲申請依親。」

只是,燕鵬強調自己不會放棄台灣的身分,「我歷經千辛萬苦才拿到中華民國身分,絕對不會放棄。我還要常回台灣,那裡有我的良師益友。」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