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體制內走向體制外的中國大陸軍事及國際問題評論員趙楚,目前只能在台港及海外媒體發表評論。他說,歷史上有志之士被壓制的例子很多,相比之下,自己已經很幸運。

趙楚今年55歲,曾在上海國際問題研究所(現在的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擔任「國際展望」雜誌執行副主編8年,2009年後成為自由作家。

2012年中共第18次全國代表大會談「司法改革」,趙楚寫了篇「司法改革,還是重建專政?」他說自己向來討論問題都很直接,但至今不清楚究竟因為何事,2014年中起被禁止在媒體上公開發表文章。

擺在眼前的事實是:他的專欄被停;即使是只談歷史不談時政的文章,報紙已經排好的版面硬是被撤下;香港常邀他上節目的電視台不再邀約;原本在上海書店安排好的講座也臨時被取消。

趙楚說:「你甚至連政府哪個部門、級別下令的都不知道。它也不會讓你知道。」他推測或許和過去在香港陽光時務週刊、華爾街日報中文網撰寫的政治評論內容有關。

歷經3年半的低谷後,趙楚樂觀看待自己的處境,「你不找我是你的損失,我不著急。」他現在花更多時間在研讀歷史、做學術研究上。

面對稿費收入大降,他努力自食其力,相信一個願意做事的人應該是不會餓死的。除了寫作,也還有許多事可做。

趙楚認為接受境外媒體採訪就是分享自己獨立思考的成果,只要對方是嚴肅媒體、沒有強烈政治傾向就好,不會去管來自哪裡,因此他並不認為台媒的存在有特別的政治意義,「就是一個講話的地方」、「將來如果中國有政治反對運動的力量,應該也不會以台灣為舞台」。

對於同時具有中文部和英文部的外媒,趙楚甚至只接受英文部的採訪,因為可以讓世界上更多的讀者知道他的看法。「當然希望我寫的東西大陸人能讀到,但眼前應該還沒有辦法。」

趙楚說,從歷史來看,官方壓制異議分子的例子太多了,他們當中有許多都是認真、優秀人士,相較之下,自己還能透過媒體在英文世界及台港發聲,已經很幸運了,而且他相信,文明與知性的力量,終究會比現實的政治還要強大。這也是他心態上能夠「不著急」的原因。

來源:中央社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