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麗日報 - http://bldaily.com -

台灣目前最適合我 孟浪如是說

「台灣,目前是最適合我的地方」。來自上海,曾移居美國、香港,如今選擇落腳台灣的中國知名現代詩人兼人權工作者孟浪,娓娓道出了他對兩岸三地深刻感受過後的結論。

一頭灰白長髮、留著滿臉落腮,典型的藝術家造型,1990年代名滿中國詩壇、手創多本現代詩刊的孟浪,卻有著對基本人權、社會正義、思想自由的熱血情懷。他既長期聲援劉曉波等中國異議人士,更現場聲援過香港的雨傘運動,關懷之情,溢於言表。

2015年盛夏,時年54歲的孟浪,與他的台灣籍妻子一同從香港移居台灣,並且選擇空氣清新、風景秀麗,符合心目中理想住處的花蓮住下,直到現在。

住在台灣,回首曾投入心力的另一個華人社會香港,在政治、社會、言論環境的變化,讓他感嘆不已。

「香港過去幾年在這些方面的倒退,非常迅速、非常嚴重」,曾在香港居住9年、妻子曾在香港大學院校任教的孟浪,在幾經觀察和親身經歷後,作出了這樣的結論。

「如果香港好,當然想一直住下去」。在香港期間曾參與獨立出版社及書社籌劃及創立,並與香港銅鑼灣書店創辦人林榮基、桂民海等人頗有交情的孟浪說,就是因為香港言論自由嚴重倒退,讓他與妻子同感失望。

2013年10月,計劃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一書的香港晨鐘書局負責人姚文田在深圳被捕,而孟浪2012年才卸任晨鐘書局總編輯;2014年5月,香港政論雜誌「新維月刊」創辦人王健民與咼中校,也在深圳被公安帶走。事後,被捕的3人都被判刑。

這番積累,讓孟浪在2013年就產生離開香港的念頭,進而聲援2014年的雨傘運動。2015年7月,孟浪決定與妻子遷居台灣,為的是看不到中國的黑影。

果然,孟浪夫婦來台不到3個月,香港就發生了銅鑼灣書店事件,讓心繫思想自由的孟浪,隔海氣憤並擔心不已。

相形之下,早在1999年就首度造訪台灣的孟浪,如今對這塊已落腳了2年多、基本上看不到中國黑影的華人社會,又有什麼感受?

「台灣的文學和人文底蘊,總的來說比香港深厚」,這是孟浪從文學、出版、戲劇領域開始接觸台灣後,對台灣的第一份印象。

之後,孟浪2002年正式成為台灣女婿,從海外來台參加藝術展演、研討、演講、書籍出版等活動的次數,越來越多,與台灣藝文界及一般民眾的接觸越來越多。2005年,孟浪便以依親妻子的名義申請來台居留,直到2015年正式落腳台灣。

「基本上,台灣是個能完整表達創作、寫作自由的社會」。孟浪說,這是他長期身處中國與香港過後作出的比較。

孟浪還說,儘管有不少缺陷需要修繕及強化,台灣仍擁有相對完備的現代政治文明,人民既可一人一票選出領導人,也有權利批評及監督領導人及下屬官員。

談到台灣人,孟浪更感嘆說,台灣人真的是「非常善良、相對純樸」,並且保留著對岸已經消失殆盡的士紳社會;相形之下,中國的社會風氣卻是「金錢至上,利益至上」,人與人之間、乃至於政府的誠信,都已喪失。

中國是孟浪出生、成長、求學到思想形成的第一個華人社會。提到兩岸人心這巨大的對比,孟浪仍然有著不少慨嘆。

早在1980年代初期,孟浪大學還沒畢業就走上文學創作之路,既參與地下文學,又創辦多本詩刊,在中國詩壇頭角崢嶸。1995年,孟浪前往美國布朗大學擔任駐校作家,開始了他漫長的海外生涯。

然而,中國的思想開放度開始呈現倒退,孟浪便在2001年與海外中國作家發起成立「中國獨立作家筆會」(現獨立中文筆會),成為維繫海外中國自由人士力量的重要組織之一,也讓他踏上人權工作者之路。

孟浪表示,當時他離開中國,本來對中國的自由化有著期待。20多年過去,儘管社會管制有不少鬆綁是一大進步,但自由化卻事與願違,這幾年尤其是最近1、2年,更倒退到肅殺的地步。

「在中國,所謂權利現在只有領導人才有,他有權提『中國夢』、『兩個100年』,其他人呢?」孟浪感慨地說,中國老百姓因此只好靠接二連三的維權聲張權利,試圖燃起公民社會的火苗。

他直言,如今的中國「政治空氣」和「自然空氣」(指霧霾)都不好,因此成為「高汙染、低人權」社會,而這也是他移居台灣、現今還不想返回中國的主因。

「很多人是會想來的,只是不說出來罷了!」孟浪一邊把名單在腦海中轉了圈,一邊說道,「只要台灣(對中國居民)的移居政策『放開一些』,就行!」

來自上海,曾移居美國、香港,如今落腳台灣的中國知名現代詩人兼人權工作者孟浪,1980年代便享譽中國現代詩壇,更於1995年赴美擔任駐校作家。圖為2005年攝於美國的孟浪,翌年他便移居香港。(孟浪提供)
中國現代詩人孟浪1995年從美國開始了漫長的海外生涯,2001年並與海外中國作家成立「中國獨立作家筆會」(現獨立中文筆會),成為維繫海外中國自由人士力量的重要組織,並踏上人權工作者之路。(孟浪提供)

來源:中央社